网站首页 > 资讯中心 > 正文

地方金融监管局密集挂牌,房地产金融风险成防控重点

手机客户端字号:T | T 分享到
分享到
透明售房网 2018-12-14 来源: 中国房地产报
[摘要] 在接受中国房地产报记者采访的多位专家看来,地方金融风险整体上是可控的,但是风险已经显现,急需填补监管空白。 郭宏宇认为风险可控的原因有三:一是经济增速虽然放缓,但是仍不致太低;二是政府信用,尤其是国家信用仍然很高;三是隐性债务已经逐步显性化。

随着金融科技在地方非传统金融业态的发展,中国金融风险高发区域在一定程度上从传统金融体系转移至非传统金融体系,从中央转移至地方,从线下转移至线上。地方已成为防控金融风险攻坚战的重要战场。地方金融风险像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悬在地方经济的头上。

在12月5日的北京金融安全论坛上,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余永定表示,在国际经济形势日益复杂的背景下,中国要着力防范金融风险,警惕“明斯基时刻”。

实际上,各级政府对于金融风险的监管一直未放松警惕。在去年召开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就对地方金融监管部门属地监管和风险处置责任再次进行了明确。据不完全统计,近两个月,正式挂牌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的省市已超过10个,部分地方金融监管部门还针对P2P网络借贷、非法集资以及各类交易场所出台了专门的措施或建立了地方金融风险监测预警信息化体系,加强对各类地方金融业态风险防控。

布下防控风险的天罗地网

早在2003年,我国地方政府就陆续成立金融工作办公室,承担金融监管协调职能,同时负责制定地方金融发展规划,促进地方金融发展。

2009年3月,北京市政府成立金融工作局,作为北京市政府的直属机构,监管小额贷款公司、融资性担保机构等地方金融机构和金融中介机构。随后,山东、深圳等地先后成立了地方金融监管局。江苏省则在2017年9月将省金融工作办公室由原来的省政府直属事业单位调整为省政府直属机构,同时加挂省地方金融监管局牌子。

防范这只严重威胁地方经济安全运行的“灰犀牛”,地方政府也在加速金融机构改革工作。据不完全统计,近两个月,正式挂牌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的省市已超过10个,包括吉林、广东、重庆、山西和湖南等地。

10月24日,福建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挂牌成立;10月下旬,浙江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挂牌;11月8日,北京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正式成立,监管职责进一步明确,范围也进一步扩大;上海市地方金融监管局近日也表示,机构改革后承担的职能是监管与协调服务并重,责任更加重大,并将监管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

11月29日,《浙江省地方金融条例(草案)》提交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审议。条例(草案)》规定,地方金融组织发行风险外溢性较大产品的,应在发行前向省地方金融监管部门备案。民间资金管理企业可以以非公开方式向合格的出资者募集定向集合资金,用于特定的生产经营项目;进行定向集合资金募集的,应按照有关规定事先申请登记,在融资结束后报告融资情况。这意味着地方金融监管部门从地方法规上被赋予了监管权限和手段。

“地方金融风险问题,目前来看直接控制的是民间金融,也就是非正规金融。这些金融机构大多游离在监管之外,或是不在一行两会的范围之内,或者即使受其监管,但是业务在向监管较弱的方面拓展。”外交学院国际经济学院国际金融系副主任、副教授郭宏宇告诉中国房地产报记者,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的设立,相当于对这些不规范的金融机构设立专门的管理部门,也意味着金融监管有高度集中的自上而下的监管向“适度向地方放权”发展。

“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的成立实际上是深化金融监管体制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地方金融监管力量薄弱,且在金融发展与监管两个方面存在目标冲突,导致一些监管空白和监管套利的空间存在,这是防止收益本地化、风险外部化的重要举措。”中国工商银行投资银行部研究发展部房地产高级分析师王志鹏向中国房地产报记者表示,从地方金融监管的趋势来看,强化与中央金融监管政策相一致的同时,防范监管合成谬误的发生,落实地方金融监管部门的监管责任会是大势所趋。要更加充分利用地方金融监管资源,关注实质性金融风险,强化属地监管原则。

房地产金融风险成防控重点

在接受中国房地产报记者采访的多位专家看来,地方金融风险整体上是可控的,但是风险已经显现,急需填补监管空白。

郭宏宇认为风险可控的原因有三:一是经济增速虽然放缓,但是仍不致太低;二是政府信用,尤其是国家信用仍然很高;三是隐性债务已经逐步显性化。

王志鹏认为,尽管这种风险可控,但是就房地产领域而言,高杠杆和各种通道业务积累了许多风险,高房价对居民消费等产生了挤出效应,不利于发挥消费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加之许多资产都与房地产挂钩,在房地产市场不景气的背景下,资产价格大幅下滑,可能引发流动性风险。此外,地方财政对房地产依赖较大,在其他融资渠道受限的情况下,地方政府债务问题也逐渐凸显。

“三四线城市房地产价格下跌是房地产金融最大的风险点。”中国工商银行投资银行部研究发展部房地产首席分析师柳阳表示,在经历了近3年的上涨后,开始周期性回落,加之货币化安置的退潮,三四线城市经济压力加大。而房地产市场下跌最大的风险就是带来成交减少、经济的回落、信心的不足以及资产价格的下跌。

余永定在2018北京金融安全论坛上指出:“防范房地产市场风险向金融系统传导可以在资产、负债和资本金三个环节下功夫。如政府在特定条件下要干预市场,防止资产价格大幅下跌;通过货币市场注入流动性,通过债转股等方式优化负债结构等。”

此外,相继出现的e租宝、杭州龙炎电商事件,以及寓见公寓、北京昊园恒业爆仓,使互联网金融风险成为高杠杆以外,地方政府不得不面对的一道难题。针对这些问题,在这一轮机构改革中,地方金融监管部门加大了对属地金融风险的监控和处置力度,尤其是针对P2P网络借贷、非法集资以及各类交易场所,均出台了专门的措施。

多个地方金融监管部门还建立了地方金融风险监测预警信息化体系,加强对各类地方金融业态风险防控。如广州提出要在6大领域重点行动打造广州金融安全区,并首创了“地方金融风险监测防控平台”和“首席风险官”制度。浙江省上线运行了“天罗地网”系统,监测范围覆盖全省250余万家工商注册机构。北京建立健全了风险防范和处置的工作机制,建立了“五位一体”的金融风险防范和应急工作框架。

“互联网金融风险不断被重视的原因,是互联网企业的倒闭和房地产市场增速下降甚至负增长。对于互联网企业,一开始就是归入风险投资类别的,有很多倒闭是正常现象,不正常的是其中的欺诈行为,重点还是治理金融领域的欺诈问题。这就要求监管部门不能把促进某个金融领域的发展作为工作重点,而应将这部分任务还之于政府。”郭宏宇认为,互联网金融风险主要是忽视了互联网信息的重要性。这些信息的重要性应当是与其使用领域相称的,如果用于金融领域,就应当参考金融服务中的信息来监管。

  • 扫一扫下载
    手机客户端
  • 微博关注
    我们
  • 微信关注
    我们
我要评论
需要登陆才可发布评论 登录 | 注册
在线咨询 购房帮帮团
意见反馈